2017年10月1日 星期日

Simon Løffler

告別音樂會就演我最好的作品就好,就那一首,不用其他的這是我跟Simon對談中讓我最驚訝的一句話。一位與我年齡相近的一位作曲家,已有一首他最滿意的作品。對於我而言,這是個無法想像的狀態,因為我至今還未創作出任何一首令我滿意的作品,但也無法從這些不同狀態的作品中做捨棄。


1. 請問你的職業是?

S: 做音樂的人,我覺得作曲家這個詞太狹隘。


2. 什麼原因讓你持續創作?
S: 我喜歡作曲,釐清心中的想法,具體化音樂的情況/我的情況,更接近自我,無盡地...

3. 如果你知道你的生命只剩一個月,你會做什麼?你會辦告別音樂會/展覽嗎?如何呈現?
S: 與家人度過。如果要有一場音樂會的話,就演一首曲子,我目前最好的作品:Graduale (2009)。

4. 在過去的人生中,你遇過最困難的課題是?

S: 孤單/ 創作的狀態 。P.S. 身為作曲家實在是太孤單了 。


5. 在一個團隊中,你如何定位你自己?outsider
S: 我很善於獨自工作,以局外人角度去看事情。

6. 你最專業的技能?

S: 聆聽。我的名字在丹麥文則是的意思。


7. 你最喜歡做的事?
S: 冬泳 、彈鋼琴、聽中世紀音樂。

後來我好奇地去聽了Graduale,給了我另外一層驚喜,因為這首作品跟Simon大部分作品的形式很不一樣,很存粹。一位致力於製作裝置與演奏的音樂家,竟然至今最滿意的作品是一首弦律優美,微妙的作品。或許他還在新媒介中,找尋這樣的聲音...,這只是我個人的推敲,之後要再與本人做確認了。